忠旺暴雷子公司遇“重大亏损、经营困难”无力自救,曾被指违规占用旗下君康人寿百亿险资

近日,中国忠旺在港交所公告,因重大亏损、运营困难,旗下辽阳忠旺精制铝业有限公司、辽宁忠旺集团有限公司及子公司出现严重经营困难,且已无法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当前问题。同时发布的,还有中国忠旺三名独董辞任的公告。石激千浪,8月30日停牌至今,2021年中期业绩迟迟未披露的忠旺,登上风口浪尖。

回头来看,中国忠旺数度被美国指控逃税,尽管多次回应,却澄而不清;2020年利润明显收缩,应收帐款、流动债务明显提升,均为忠旺当下的窘境做出了预告。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布局产融结合的忠旺入主君康人寿,次年君康人寿即因关联交易等问题遭监管点名,并被禁止与忠旺在六个月内开展关联交易。但在2020年,再度有媒体爆出融资现金流持续为负的忠旺集团,以各种形式从君康人寿占用的险资规模已达到数百亿。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对银行保险机构与股东间关联交易等行为做出明确规范,爆雷的忠旺,涉及多笔关联交易的君康人寿,敏感的险资,均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审视。

2020年末现金及等价物仅3.6亿元,美国逃税指控澄而不清

近日,中国忠旺公告,在2021年10月15日,收到下属公司辽阳忠旺精制铝业有限公司、辽宁忠旺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因重大亏损、运营困难,下属公司及其子公司已出现严重经营困难,经多方努力,已无法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当前问题。目前,下属公司正积极与有关方沟通,寻求帮助,最大限度保障下属公司及其子公司后续的平稳、有序运营。

与此同时,中国忠旺发布的另一封《独立非执行董事辞任》公告,进一步透露了其窘境。据公告,王振华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审核委员会主席;卢华基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公司治理委员会主席、审核委员会成员及薪酬委员会成员;史克通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提名及薪酬委员会主席、审核委员会成员及公司治理委员会成员。而在三名独立董事辞任后,中国忠旺董事会将没有独立非执行董事,不符合港交所规定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最低三人,及独立非执行董事人数至少占董事会三分之一的要求。对此,中国忠旺提出,正物色及在切实可行范围内尽快委任适当人选,以填补空缺。

这家在1993年成立于辽宁省的铝加工产品研发制造商,目前是全球第二大,亚洲最大的工业铝挤压产品研发制造商。中国忠旺实控人刘忠田,贴有“亚洲铝王”标签,曾在2014年至2017年蝉联东北首富。但近几年,陆续有端倪透露出中国忠旺的窘境。

一方面,从业绩数据直观来看,2020年,中国忠旺收益、毛利、年内利润、每股盈利均较2019年有所下跌,其中,年内利润从2019年的31.78亿元,下滑至2020年的18.3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资产合计超1200亿元的中国忠旺,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2019年末却不足10亿元,到2020年末,更是跌至3.63亿元。流动资产特殊科目,由2019年的47.15亿元,跌至2020年末的3600万元。同时,应收帐款及票据,从121.31亿,增至2020年末的199.4亿元,预收款项、按金及其他应收款项,也从2019年的88.82亿元,增至121.7亿元。此外,流动负债、短期借款也均在2020年有明显的增长。

“忠旺集团作为铝制品加工企业,在此次上游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周期中,原材料成本大幅度增长,而下游的汽车、家电、基建与房地产开发需求疲软,极大压缩忠旺集团的收益空间,上游成本与下游需求之间的剪刀差现象存在愈演愈烈的趋势,忠旺集团不涉及铝加工的上游业务,因此很难在产业链上下游之间实现利益稳定”,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

另一方面,还有忠旺难脱的逃税疑云。2015年开始,美国陆续有关于中国忠旺逃避关税的质疑,中国忠旺也数度澄清,2019年,美国司法部发文,指控中国忠旺在2011年至2014年间,伪造220万个进口铝托盘的虚假销售数据,并逃避出口美国18亿美元的反倾销税,此外,文件中还对忠旺提出涉及洗钱罪、共谋罪、电汇诈骗、提交虚假及欺诈性文件等多重罪名。

对此,中国忠旺在2019年8月1日、8月5日接连公告澄清,提出其在业务运营中一直都严守中国及产品出口国家地区的法律法规,并秉持公平有序竞争的原则开拓海外市场,但澄清,仍难止股价下跌。

两年后,美国司法部在2021年8月23日在其网站刊发多篇媒体报道,报道均涉及中国忠旺控股股东控制的若干加利福尼亚公司在美国策划逃避关税而被陪审团裁定指控成立。对此,2021年8月24日,中国忠旺再度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并不控制加利福尼亚公司,也非加利福尼亚公司的实益拥有人。

澄清之后,8月30日,中国忠旺发布内幕消息,表示2021年半年业绩将无法于8月31日之前发布,同时,中国忠旺股份在港交所停牌,表示以待刊发内幕消息及中期业绩。只是,投资者最后等来的,却是下属公司经营困难,及独立董事辞任的消息。

君康人寿曾被点名险资遭忠旺违规占用,年报、连续3季偿付能力报告披露一拖再拖

在中国忠旺业绩暴雷的背后,一家保险公司的存在引发更多担忧。2016年,忠旺旗下子公司,从杉杉系手中拿下君康人寿股权,君康人寿实控人变更为忠旺集团创始人刘忠田,董事长也变更为忠旺控股董事长、总裁路长青。

当时,中国忠旺将目光重点放在“产融结合”,并提出将利用自身对实业经营的深入理解,弥补君康人寿独立投资的短板,推动君康人寿的战略转型和差异化经营。随后,在忠旺的实控下,君康人寿业务结构调整、布局养老社区、提出科技赋能,但双方更为关键的结合点,体现在投资方面。

在入主君康人寿仅约一年的时间后,君康人寿即收到原保监会监管函,被点名在股东股权、“三会一层”运作、内部管控机制、关联交易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明令,在六个月,禁止君康人寿直接或间接与辽宁忠旺集团有限公司、杉杉控股有限公司及关联方开展下列交易:1、提供借款或其他形式的财务资助;2、除存量关联交易的终止行为以外,开展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

禁令解除后,君康人寿再现与忠旺相关的投资动作:2018年6月,君康人寿参与设立洛阳有色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后者实控人,即为忠旺集团。2019年4月,君康人寿及北京忠旺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健康产业公司,前者出资4900万,占比49%;2019年8月,君康人寿投资辽宁忠旺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公司债券,分两次从二级市场买入,投资金额分别为5522.6万、1371.4万元。

此外,在忠旺入主后,君康人寿投资设立多项地产、矿业项目。

如在2019年4月出资47.35亿元通过子公司北京中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北京望京商办大厦项目,而根据公告,君康人寿已在2019年3月对北京中言进行45.47亿元投资,并通过此次投资,将持股比例从49%提升至100%。2020年1月,君康人寿向北京中言提供5.1亿元股东借款;2021年,君康人寿向北京中言支付2021年2月1日至2022年1月31日房屋租金8590.9万元。而根据天眼查信息,北京中言及其原股东北京美瑞泰富置业有限公司注册地均位于望京的忠旺大厦。随后,忠旺集团也与北京中言签订租赁合同。

又如在2019年6月,君康人寿公告,出资50亿元,投资山东博冠矿业有限公司。

“部分国内企业跨足金融业,并非是真心为扩张金融业的发展机会,而是为了反哺实体经济”,沈萌坦言道,“之所以跨界,是因为心里对实体业务缺少底气,也必然会在经济进一步收缩时暴雷”。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据媒体公开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融资现金流持续为负的忠旺集团,以各种形式从君康人寿占用的险资规模已高达近千亿。也有声音透露,监管曾调查君康人寿险资被违规占用的情况。

从当时的报道来看,自2019年6月起,忠旺通过关联交易、制定资管通道为关联公司提供质押担保等操作方式,从君康人寿间接占用数百亿的保险资金。如将君康人寿大量资金以存款名义存入关联银行,其中相当一部分通过第三方或质押方式被忠旺关联企业占用;其次是通过购买忠旺制定的资管计划,将险资存入银行,再以存款质押的方式变相套取资金;此外还有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将大量资金投资于忠旺关联企业,或是通过把控君康人寿设立的子公司,将大量资金转移给无任何业务往来的第三方。

2020年12月,据《财新》消息,银保监会相关人士到君康人寿宣布:免去路长青君康人寿董事长职务、免去陈岩董事职务。两人均来自于忠旺集团,免职原因,正是未能按照监管要求如期复原大股东占用资金。随后,忠旺发布澄清公告,提出君康人寿董事会及管理层稳定,业务运营正常有序。

但截至目前,君康人寿已有自2020年4季度至今连续3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以及2020年年报未及时披露,官网也已有多封董事会会议审议延期披露的公告。最近披露的一封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20年2季度,君康人寿分类监管评级结果为C类。

10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明确提出严禁通过掩盖关联关系、拆分交易、嵌套交易拉长融资链条等方式规避关联交易审查。严禁通过借款、担保等方式,非法占用、支配银行保险机构资金或其他权益等等。

忠旺暴雷之下,君康人寿与忠旺的关联交易,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审视眼光。